咦咦

日记

1001



我究竟为什么这么大怨念。。。。


还记得过年前最后一节课,蔺和我的内心毫无波动,难不成只是单纯的反应迟钝?


感觉事态滑向了自己不可控制的那个方向


也许只是因为忘剪指甲了


换组之后每个课间都很忙碌,几乎要把四年之间经历的所有事都吐出来


然后开始看实体的时候发现自己也就只能看下去一小会儿,回忆起来上一本好好看过的耽美是在放假之前了。难道口味开始变了?


我到底知不知道学习的目的啊,做完的作业对了答案还要看解析,问完老师还要写错题,即使是两页数学作业战线也会从7点拉到三晚下课。没有及时的归纳,因为完全不记得上一次把同类题写到哪里了。断断续续的成语积累,每次都好好找时间空挡,然后开始找别人说话。话唠,也许真的很耽误事情吧。表达自己不成熟的感官体验,别人是不是已经开始厌烦了呢,我从未想过。


以前觉得自己还是挺畏缩的,发说说要斟酌许久。而现在即使全班安静我也大嗓门开车仍旧不自知,好恶劣啊。


我真的对世界好奇么,响动,笑声,开门,没有不吸引我的,觉得全班低头就自己抬头的样子像个sb,但是又克制不住。我只是还没有见识到真实的世界吧。你知道直布罗陀海峡和海口的经纬度么。


记忆这件事,枯燥,却又少不了坚持。连背四天政治真的恶心的要吐,没有实质性进展,不能大显身手,害怕再辛辛苦苦写一串最后只得一半的分。我知道 不公平时常发生,我不能避免,但我可以改善。


自己学过一个月的东西也开始炫耀,有什么可炫耀的,它并不属于我,我顶多撑死认识它,积灰的箱子,笔,吉他,日语书。我只不过是在挖了一铲子通向光明的地道之后又开始原地踏步而已。


看,又想装逼了吧,但徒劳,我根本举不出合适的例子。真该死啊 。没有底蕴的人像泡沫一样,最后的结局是让人拿汤匙当作脏东西撇走。


比我努力的人不是已经超过我就是在超过我的路上,他们一无所有,我却思想负担太重。


其实我不过是无名小卒。看清自己吧,然后就死命不再回头。


评论